首页 > 自然生态保护司 > 生物物种资源保护

加强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是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的重要保证——江西省交流材料

2005-06-30


江西省环境保护局

  江西位于北回归线附近、长江中下游南岸,气候属中亚热带暖湿季风气候区,多年平均降雨量1341至1940毫米。地形地貌类型齐全,全省78%的国土面积是山地丘陵,属江南丘陵的重要组成部分,省境东、西、南三面环山,中部丘陵、盆地相间,赣江等五大水系随地势向北汇入我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构成了一个完整独立,水陆相生、山水相依的生态系统。这种独特的地形地貌和良好的气候环境,孕育、保存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这些年来,江西进一步加大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力度,从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高度,采取措施,努力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社会的构建。

  一、江西生物物种资源现状  

  江西是我国生物物种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动物区系属东洋界华中区东部丘陵平原亚区,是连接南北迁徙候鸟的重要纽带。全省有脊椎动物845种(亚种),其中哺乳类102种、鸟类420种、爬行类77种、两栖类41种、鱼类208种。陆栖脊椎动物640种,占全国种类的26.7%。淡水鱼类占全国的1/4。野生动物列入1988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有101种,占全国总数的39.14%,其中Ⅰ级保护动物23种、Ⅱ级保护动物78种。陆生野生动物列为国家Ⅰ级保护的有19种、Ⅱ级保护的有68种,分别占全国总数的22.4%和50%。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的有15种。          

  植物区系主要属中国南部亚热带植物区系,以亚热带植物区系成分为主,并渗入热带和温带植物区系成分,地带性植被类型为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植物区系成分和自然分布的特有属、种丰富。全省已知的野生维管束植物有5115种,约占全国总数的17%,其中苔藓植物563种、蕨类植物431种、裸子植物31种、被子植物4088种。属1999年公布的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有55种、中国植物红皮书列出的种类有68种。国家林业局公布的国家珍贵树种有26种,约占全国的1/5。分布有我国特有的黔蕨属,裸子植物的中国特有属6属中分布有4属,被子植物的中国特有属163属中分布有25属。植物系统演化各个阶段的代表植物在江西都有分布,还保有不少原始性状的古老植物以及银杏等“活化石”,这表明江西是近代植物区系的起源中心之一。

  江西的生物物种资源不仅在国内具有重要地位,而且在国际上产生了重要影响。分布有国内最大的野生梅花鹿南方亚种种群和白颈长尾雉野生种群。鄱阳湖湿地生态系统是世界著名的“珍禽王国”,世界最大的白鹤、白枕鹤、东方白鹳、鸿雁越冬地,亚洲最大的候鸟越冬地,约占全世界总数95%以上的白鹤在鄱阳湖越冬。江西东乡野生稻是世界分布最北的野生稻,具有极强的耐冷基因以及耐旱、抗病等基因,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认为是世界科研价值最高的野生稻,有“野生植物大熊猫”的美誉。此外,还分布了世界十大濒危动物之首的野生华南虎。

  长期以来,由于人与野生动植物不合理地争夺生存空间,经济粗放型增长,保护意识落后;也由于在经济利益驱动下,捕杀、采集野生动植物的行为不断发生,导致野生动植物的生境遭受严重破坏,大量生物物种消失,一些重点保护物种已处于濒危、甚至灭绝状态。比如,极具保护价值的东乡野生稻即处在濒危的边缘,野生华南虎更是面临灭绝的境地。另一方面,一些野生动植物资源出现了新情况。如江西北部的九江市近年封山育林,野生动物生境转好,同时由于顶端食物链断层,导致野猪大量繁殖成灾,频频发生毁坏农作物和伤农事件,当地政府不得不组织猎捕,维护生态平衡。另据2002年生态调查,江西出现了豚草、舞毒蛾、牛蛙等10余种外来入侵物种,不仅对本地生物多样构成威胁,也给当地的经济造成严重损失。这些问题已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二、江西生物物种资源保护的主要工作

  江西省委省政府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逐渐高度重视环境保护问题,生物物种资源的保护也随之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江西提出以“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为指导方针,确立了“三个基地、一个后花园”的发展定位,努力建设“和谐平安”江西,日益营造了一个保护生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氛围。20多年来,江西陆续制定发布了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方面专项的或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法规规章,如《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管理办法》、《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办法》、《鄱阳湖自然保护区候鸟保护规定》、《种畜禽管理条例》、《水产种苗管理条例》、《鄱阳湖湿地保护条例》等等,公布了省重点保护动植物名录。省环保局制定了省级自然保护区评审标准。同时,在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和管理的组织机构上逐步加强,建立了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全省性网络。省环保局在2000年政府机构改革中升格为正厅级直属机构,并设立了自然生态保护处。这些年来,我们根据职能,着重从三个方面加大了生物物种资源保护的力度。

  (一)重点建立自然保护区,开展就地保护

  建立自然保护区,是对野生生物物种资源进行保护的主要方式。江西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建立自然保护区起,经过80年代打基础,90年代实施全省自然保护区工作发展规划大纲(1994-2000年),2000年以来贯彻落实《全国生态环境保护纲要》和实施全省自然保护区发展规划,逐渐加大了建设力度,不仅使自然保护区的数量迅速增长,而且使保护对象的结构趋于完善、保护层次有了提升,基本上把全省各类重点野生生物物种及其栖息地保护起来,建立了一个比较完备的保护区网络。

  80年代,江西开始建设现代意义上的自然保护区,1988年建立了以白鹤等越冬珍禽候鸟、湿地环境为主要保护对象的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到1989年,全省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区约27个,其中珍稀野生动植物类型的9个,占总数的1/3。90年代,加强了对珍稀野生动植物物种的保护,建立以野生动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18个,占同期新建个数的50%。

  进入新世纪后,我们按照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的指导方针,着眼于可持续发展,在物种丰富,具有自然生态系统代表性、典型性、未受破坏的地区,抓紧抢建一批新的自然保护区,使生物物种资源保护事业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2001年建立了以梅花鹿南方亚种为保护对象的桃红岭梅花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3年我局制定和发出省级自然保护评审标准,从评审、复评、审批等环节对省级自然保护区申报进行规范,并加大了建设力度。2003年底我局向省政府申报的8个省级自然保护区,在去年都得到审批。今年4月,我们又组织召开省级自然保护区评审会,评审通过了黑麂自然保护区晋升为省级。从2000年至今的几年中,全省新建立自然保护区81个,其中以野生动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44个,占比达54.3%;晋升省级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5个,其中以野生动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9个,占60%。

  目前,共建有各级自然保护区128个,其中国家级5个、省级25个、市县级98个,保护总面积8073.72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面积的4.84%;以野生动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保护区约66个,占总数的51.6%。在各级自然保护区中,保护了国家和省重点保护的大量野生动植物,比如具有国内外影响力的白鹤、东方白鹳、黑鹳、中华秋沙鸭、鸳鸯等候鸟;鲥鱼、鲤鲫鱼等产卵场,银鱼等珍稀鱼类;江豚、白鳍豚等水生哺乳动物;华南虎、金钱豹、云豹、梅花鹿(南方亚种)、黑麂、白颈长尾雉等珍稀濒危动物;银杏、南方红豆杉、野生稻等珍稀濒危高等植物。

  在以森林生态系统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中,保护的珍稀野生动植物资源也十分丰富。比如2000年国家批准建立了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区既保有我国最典型和完整的中亚热带森林植被,同时又是全球同纬度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我国东亚热带地区重要的生物基因库。分布有高等植物3400余种,约为全国高等植物种类的11%,其中井冈山特有植物22种、世界珍稀濒危植物108种;分布有野生动物1108 种,其中森林脊椎动物260多种、昆虫3000余种、国家重点保护的30余种。

  1998年长江流域大洪水后,鄱阳湖湿地及其生物资源的保护列入了重要议程。在开展国家级生态功能保护区建设试点工作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了湖区自然保护区的建设,维护江西乃至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生态安全。目前湖区已建立12个以保护候鸟及其栖息地为主的自然保护区,今年我们还组织复评通过了同类型的2个省级自然保护区。如今,鄱阳湖湿地的生态环境为鸟类提供了更为理想的家园,数量呈上升趋势。在湖区发现的东方白鹳数量已超过了国际鸟类组织统计的世界总数量。今年,还发现冬候鸟东方白鹳在白沙洲自然保护区筑巢繁衍。

  据初步统计,江西建立的各级自然保护区,保护了全省80%以上的野生动物种类、80%以上的高等植物种类及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分布的栖息地。

  (二)积极建立种质资源库开展迁地保护

  建立种质基因库,保护我国丰富的生物物种资源,意义十分重大。早在1989年,省环保局为保护江西和长江中下游地区处于濒危甚至灭绝状态的物种,克服种种困难,建立了九江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致力于植物种质资源的搜集驯化、引种和改良。该库所在的庐山北麓,属亚热带中、北部动植物交汇带,生物区系过渡性明显,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优越。省环保局每年拨出专项资金,把珍稀濒危植物从省内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移植到库区栽培,并积极予以宏观指导。从建库至今的16年间,建有珍稀植物收集园、木兰园、樟楠园等7个专类保育区,迁地保存珍稀濒危植物110种,有国家重点保护植物85种,分别占国家第一批重点保护植物总数、长江中下游地区重点保护植物总数的21.85%和59.86%。

  据了解,该库目前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唯一的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但由于经费短缺、基础设施落后、库区面积过小等原因,该库的发展态势远远适应不了珍稀濒危植物保护的需要。为解决这一问题,自去年以来,我局组织编制了《九江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总体规划》,现已列入省发改委立项计划。我们把该库定位于长江中下游乃至全国植物物种最为丰富的种质资源库之一,承担长江中下游地区中亚热带珍稀植物的保育任务。规划总投资1.8亿元,用15年时间分三个阶段开展建设,前期着力引种保护,中期着重基础建设和开发利用,后期重点建设种质基因库,使600余种珍稀植物、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国家重点保护植物100%得到保护,保存物种基因3万种以上,为我国生物遗传基因研究及其开发利用提供基础支持。

  此外,江西还建立了赣南树木园、庐山植物园和井冈山珍稀物种基因库,共迁地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和野生原生种植物101种。

  (三)进一步强化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和管理工作

  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环保总局从战略的高度对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和管理工作进行了规划部署。我们充分认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机遇。在组织专家座谈会听取意见、与省直相关部门协商的基础上,我局去年向省政府提出了今后一个时期开展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和管理工作的请示,得到省政府分管领导的初步同意。我们计划分四步走:一是建立江西省生物物种资源保护部门联系会议制度;二是开展生物物种资源调查、编目和建库工作,利用两到三年时间,完成这几项工作,编制全省生物物种资源调查报告、生物物种资源目录和数据库系统;三是制定全省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利用规划,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予以组织实施;四是加强生物物种资源保护与监督管理。今年打算成立联席会议,正式启动调查、编目和建库工作。

  三、几点体会

  我们开展的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工作还处于基础阶段,与发展要求和兄弟省市相比,有待于深化和加强。主要有三点深刻的体会。

  (一)领导重视是保护的关键

  改革开放20多年来,江西历届省委省政府对生态环境保护重视,实施了“山江湖”工程,开展“灭荒”造林、“山上再造”和“跨世纪绿色工程”建设,坚持污染防治与生态保护并重、生态保护与生态建设并举,打造并保持了江西的生态优势。特别是2000年后,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为江西建设“后花园”描绘了美好蓝图,提出“严重破坏生态和污染环境的项目”坚决不搞,2003年又专程到省环保局调研,特地强调了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问题。这些为江西的和谐发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同时也为保护生物物种资源构筑了生态基础。我们深切体会到,在人口、经济与资源、环境矛盾日益增大的形势下,要做好今后的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工作,应争取省委省政府更高度的重视和更大的支持。

  (二)搞好保护要形成整体工作合力

  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是在省直各相关部门、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协调配合下进行的。江西的自然保护区的业务主管部门分属林业、农林和水利部门,其中绝大部分是林业部门。长期以来,我局与省林业主管部门保持经常性沟通与联系,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同时,江西充分利用公众参与的力量,动员到建立社会性自然保护小区中来,自1993年至今,全省已建立保护小区约5000个,总面积5万公顷。我们认为,在现形管理体制下,环保部门的职能与地位很有限,现实的选择是进一步加强监督和协调,调动各方的力量,形成整体合力,共同推进保护工作。

  (三)搞好保护必须以基础工作为支撑

  建立自然保护区和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是保护生物资源,开展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比如,16年来,九江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建设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远远适应不了珍稀濒危植物保护的需要。为此,我们着手以实施《九江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总体规划》为契机,加大建设力度,切实发挥其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中亚热带珍稀植物保育和我国生物基因研究及其开发利用中的作用。开展基础调查,掌握物种资源信息,对保护生物物种资源是必要的基础工程。2002年,我局组织完成了全省生态环境现状调查,初步掌握了全省生物物种种类情况,但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很不系统,也不够全面,为此我们打算抓紧展开调查、编目和建库工作。同时,我局组织编制了1996-2010年自然保护区发展规划,确立了建设目标和规划方案,在全省环境保护“十五”计划中纳入了生物多样性保护内容。这些基础工作为江西的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奠定了一定基础。

  四、三点建议

  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是一项涉及面广、难度很大的系统工作。为加强保护和管理,我们提出三点建议供参考。

  (一)加强立法

  鉴于生物物种资源保护的重大意义和紧迫性,为全面规范生物物种资源的保护、采集、收集、研究、开发等系列活动,建议加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重点领域可放在野生重点保护物种保护、农业植物基因资源及新品种的保护和防范外来有害生物入侵方面。同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地方立法的指导。

  (二)加大投入

  生物物种资源丰富地区,往往是经济欠发达、地方财力十分有限的发展中地区,难以取得地方财政与保护需要相适应的支持。同时,生物物种资源保护是一项事关子孙后代生存与发展的典型的公益性事业,而其所需资金没有列入财政专项计划,致使政府的相关管理职能到不了位,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受到资金的严重制约。因而建议国家尽快把相关资金列入国家财政专项预算予以保障,特别是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珍稀濒危物种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和野生物种基因库的建设。在生态补偿机制中,应切出一块专项用于生物物种资源保护。

  (三)加强协调

  生物物种资源保护的管理工作分散在多个部门,环保部门难以发挥当前法律赋予的监督检查保护工作的职能作用。当务之急,建议加强生物物种资源保护的高层协调,理顺多头管理的职能,并在法律上予以明确,建立统一的管理体制。

【字体:      】     打印本页    
0